哈密至罗布泊铁路初步设计报告正式获国家铁道部批复,通讯员张永恒报道)随着新疆哈密-罗布泊铁路的开通

7月22日,哈密到罗布泊全长373.84公里的哈罗铁路将铺轨到达终点罗中站,从此结束素有“死亡之海”之称的罗布泊没有铁路的历史。

亚心网讯(记者古丽尼尕尔·艾则孜 苏衍宽 钱毓
通讯员张永恒报道)随着新疆哈密-罗布泊铁路的开通,有关人士认为,罗布泊也迎来现代化开发时代。

这也是继青藏铁路之后,中国铁路的建设者们又一次用勇气和力量冲破死亡的禁锢,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在“天上无飞鸟、地上无寸草”的生命禁区,打通的又一条绿色运输线。

为哈密能源开发提供运输支撑

哈罗铁路位于哈密地区和巴州境内,作为新疆铁路网络的组成部分,哈罗铁路是以运输罗布泊盐湖资源和大南湖煤田的煤炭为主的地区性铁路。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哈罗铁路的开通使哈密成为今日新疆“东西孔道、西域咽喉”的战略重地,尤其是哈罗铁路建成将保障哈密成为“西煤东运”的主战场。

我国是钾资源严重缺乏的国家,钾肥年需求1000多万吨,70%依赖进口,而罗布泊却蕴含着丰富的钾盐资源。工业远景资源量达5亿吨,潜在经济价值超过5000亿元。为缓解中国钾肥紧张局面,2006年2月,国家发改委正式核准新疆罗布泊钾肥生产基地年产120万吨硫酸钾项目。由于罗布泊无人区交通不便,新建成的哈密至若羌罗布泊公路运力有限,亟待新建铁路提供充足的运力保障。2009年12月15日,哈密至罗布泊铁路初步设计报告正式获国家铁道部批复。

罗布泊分布着预测储量达230亿吨的特大型大南湖煤田,其煤炭资源正是火电用煤的重要来源。哈罗铁路的年规划运输能力为3000万吨,哈罗铁路的开通,即可为哈密地区形成煤电化工基地提供可靠的运力保障。随着煤炭资源的开发,素有新疆“东大门”之称的哈密地区目前已成为我国“西煤东运”战略的重要资源开发区,并将建成亿吨级煤炭生产基地。

哈罗铁路于2010年8月开工,北起兰新铁路哈密枢纽的哈密南站西端,跨越南环线之后沿哈密盆地向西南行进,经哈密工业园区、大南湖煤田,沿哈罗公路到罗布泊平原区的罗北区,再向西南到达罗中站。哈罗铁路线路全长374.84公里,总投资29.93亿元。设计技术标准为国家Ⅱ级单线铁路,内燃牵引,预留电化条件。规划输送能力为货运每年3000万吨。

哈罗铁路的建成通车,还保障了哈密成为“西电东送”的输出口。而直接促进参与“疆煤东运”“疆电东送”的山东鲁能、中煤能源(601898,股吧)、国投能源、神华集团、华能集团等企业,其运输成本也将会有明显的下降。

今后,哈罗铁路将与哈密-内蒙古临河铁路相连后,将形成新疆与西北、华北地区客货交流的新通道;还将适时延伸与规划建设的青海新疆铁路线相接,实现西北地区与西南地区各种生产要素的交流。哈罗铁路的建成对开发沿线矿产资源,加快南疆地区脱贫致富、促进新疆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哈密地委有关人员表示,哈罗铁路沿线还分布有规划建设的哈密工业园区,哈罗铁路建成后,可满足煤田开发、矿石、电厂等运输需要,为该地区形成煤电化工基地提供可靠的运力保障。

罗布泊迎来现代化开发时代

曾31次赴罗布泊考察的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夏训诚告诉记者,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进入罗布泊时,由于没有道路,盐壳地面崎岖不平,从若羌到罗布泊腹地需要行驶一周多时间。后来,哈密-罗中-若羌修建了高等级公路之后,从若羌到罗中,只需3个半小时。如今,哈罗铁路也已贯通。他认为,“罗布泊已迎来现代化开发时代”。

经济分析人士认为,哈罗铁路建成通车后,不仅解决了新疆钾肥出疆的通道难题,还会使当地企业成本有明显下降。钾肥是一种重要的农业化肥,中国每年需要钾肥1000多万吨,其中70%依靠进口,中国已成为世界上钾肥消耗和进口依赖最大的国家之一。地质部门已初步探明,罗布泊罗北区和东西台钾盐储量约为5亿吨。罗布泊120万吨钾肥工程项目作为“十一五”期间我国重大建设项目,已于2008年底建成。至2014年底,二期300万吨/年钾肥生产能力也将建成。

图片 1

经济人士认为,如此庞大的生产量,光靠公路运输,“成本太高,而且运力有限”。哈罗铁路的开通,可以将每吨150多元的公路运费降至每吨70多元。因而,哈罗铁路既可为加快罗布泊钾盐资源开发利用提供充足的运力保障,也将有效缓解中国钾肥长期严重依赖进口的局面,而且带动当地相关产业发展。

罗布泊镇党委书记刘文春说,若羌县在罗布泊镇正在规划建设一个工业园区。除了钾盐,罗布泊镇范围内还有数量可观的铜、镍、金、铁等重要的矿产资源。刘文春认为,“将来的一系列矿产开发对运输能力提升的需求是不言而喻的。哈罗铁路的开通最现实的意义也在这儿。”

动物通道保证种群交流

哈罗铁路沿线全是沙漠戈壁的荒漠区,但在这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却是世界极度濒危物种野骆驼的家园,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就地处罗布泊腹地。全长374公里的哈罗铁路,其中有190多公里穿过野骆驼保护区的实验区区域。

为保护哈罗铁路工程沿线分布的野生动物,铁路部门对保护区周围的车站和线路进行优化设置,建设桥涵以满足动物通行。哈罗铁路全线共建有桥梁279孔,涵洞394孔,最密集的地方,每隔80米就有一座桥涵。其中,从哈密出来至骆驼泉近150公里范围内,有6处大桥高度在6米左右。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高级工程师袁磊认为,这6处大桥“可以作为动物的迁徙通道。”

另外,在野骆驼活动区域的骆驼泉南北方向,铁路部门各设计了一处动物迁徙通道,从而保障了这一区域野骆驼东西向的迁徙和种群基因交换。罗布泊钾盐公司的多位职工证实,骆驼泉一带至少有十几峰野骆驼在此活动。

铁路的开通对罗布泊野生动物会带来怎样的影响?环境人士认为,铁路噪音的影响在其次,“主要还是铁路两边的动物不敢穿过铁路了,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动物的活动”。至于对野生动物将会造成多大的扰动,袁磊认为,“目前还无法准确估计,一切有待观察。”

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