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增在查看液体菌种培育技术仪器,食用菌覆土制种新技术是就地取材

李彦增在世纪香食用菌现代化生产基地。

核心提示:
食用菌覆土制种新技术是就地取材,原料选用棉籽壳、杂木屑、玉米芯、酒糟、蔗渣等1种和多种,辅以麸皮、米糠、白糖、石膏粉、石

李彦增在查看液体菌种培育技术仪器。

食用菌覆土制种新技术是就地取材,原料选用棉籽壳、杂木屑、玉米芯、酒糟、蔗渣等1种和多种,辅以麸皮、米糠、白糖、石膏粉、石灰粉等混配成培养基,装入塑料编织袋内,然后放入太空灭菌包(自制约30元,可容纳200~300袋)内,蒸汽蒸3~4小时,冷却后直接铺在已挖好的宽1.2米、深20厘米、长不限的畦里,按干料重的15%播撒全营养高氮型颗粒状食用菌2级原种,覆土罩薄膜任其萌发生长,菌丝长满培养料后,即可挖取菌种直接用于生料全开放播种栽培。

李彦增,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尝试培育食用菌,至今已经走过30个年头。在培育食用菌的过程中,他潜心钻研,研发了增氧法、覆料法和低温发酵法等食用菌培育技术,多次荣获省科技创新奖。

该技术经推广应用于菇农自家覆土培育平菇、凤尾菇、红平菇、鲍鱼菇、鸡腿菇、田头菇、大球盖菇、长根菇、竹荪等食用菌的3级栽培种表明,覆土培育的菌种抗性特强,无任何杂菌污染,成功率100%。其技术简单方便易掌握,免除了常规法所需的系列接种设备和消毒药物,降低成本30%~40%。较好地解决了食用菌种植户购菌种增加成本、自制菌种技术难掌握的困惑,为菇农家家户户就地取材,就地覆土培育食用菌种用于栽培生产,自产自销发家致富开拓出新途径。

从当初借来60元钱开始进行食用菌培育实验,到如今亿元身家,李彦增走出了一条“永不言败,坚持追逐梦想”的艰辛之路。

当初借60元进行实验,一无所获被冷嘲热讽

李彦增,出生于许昌县长村张乡干戈李村。1983年高中毕业后,他每天和村民一起到市区建筑工地干活儿,一天能挣1.8元钱,但这种生活不是他想要的。在打工之余,李彦增通过收音机学习中央农业广播大学的食用菌培育知识。

通过学习,李彦增决定试种平菇。因家里贫困,他跑了三户人家借到60元钱,到河南农业大学生物教研室购买了菌种,但试种三次均以失败告终。“按照书上的配方,栽培实验需要棉籽壳。我用架子车到周口市扶沟县拉了500多公斤棉籽壳。”李彦增回忆,当时他拉着棉籽壳走到半截河时,累得口干舌燥,一瓶汽水没喝完就晕倒了。

有了棉籽壳,他按照书上的配方开始拌料、接种。“接种菌种后,我每天晚上起床六七次,观察温度、湿度、菌种颜色,并用笔记本记录下来;每天吃饭都是等到饭凉,用三两分钟吃完马上接着干活儿……”李彦增说,虽然如此费劲,一个多月过去却不见菇长出来。请专家来看,说是被其他菌类污染了。原来那些棉籽壳买来的时候就已经发霉,导致实验失败。

“菌类被称为山珍,在很多人眼里不是想种就能种出来的。当时,家人和邻居对我的做法都不理解。”李彦增说,“各种冷嘲热讽让我心理压力很大。”

即将成功却遭遇火灾,坚持追梦成万元户

“按照我的性格,想干的事必须干成。”李彦增坚持自己的追求。

因为借钱买的菌种已经用完,李彦增开始学习自己制菌种。“制菌种需要接种箱和灭菌设备。根据当时的经济状况,这些设备根本没钱购买。我找来几块木板,按照接种箱的结构用钉子钉牢,然后在外面覆上薄膜隔绝空气。至于灭菌设备,我用砖砌了一个像蒸笼一样的炉子,用干柴连续烧使水温达到100℃,以达到灭菌的目的。”李彦增说,他还用父亲攒了多年用于盖房的木梁、椽子搭建了一个温棚,外面用薄膜围着,里面用煤炉加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