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想有一个产业纵深发展的问题,鼓励新型经营主体在供给侧结构改革中发挥更加突出的作用

从农业发展特别是现代农业发展的角度来讲,供给侧结构改革就是…
从农业发展特别是现代农业发展的角度来讲,供给侧结构改革就是三大问题:一是着眼于产品,粮、棉、油、糖、茶等要降成本,要提效;二是要着眼于产业,要绿色发展、可持续。三是要着眼于主体,即各类新型经营主体,要提升人力资本,实现供给侧结构改革。按照这三大目标,随之而来就有一个路径选择的问题,我们要构建适应农业现代化发展体系的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
种粮大户和家庭农场是重要的农产品生产者。到去年,全国家庭农场超过87万家,经营耕地1.76亿亩,占整个承包面积的13%-14%。家庭农场承包者,包括种养大户,是粮食、油料,包括生猪养殖等基本农产品供给的生力军。
农民合作社要充分发挥联系农民、服务农民的功能。农业合作社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生产经营性的组织;一类是服务性的组织。合作社发展势头一直不减,我们现在愁的不是数量不够,而是怎样规范化发展。黑龙江的一个合作社,去年入股土地达到5.6万亩,同时还带动周边大量农户,既是自己生产经营的合作社,同时也是一个服务性合作社。现在全国参加合作社的农民已超过1亿户,换句话说,我国2.6亿农户中有1亿农户参加了合作社,达到了40%。合作社的发展,确确实实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产业化的龙头企业要在高端农产品生产方面发挥引领作用。到去年为止,龙头企业达12万多家,国家级的龙头企业有1240多个。讲供给侧结构改革,要讲高端农产品生产,要讲绿色发展,要讲效益,要讲竞争力,显然指望不上投入,还应该把希望寄托在多功能的机制上,寄托在相关的企业上。产业化的经营组织,包括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在限制其非粮化、非农化的同时,应该支持和鼓励现代农业发挥引领作用,发挥工商资本在现代农业中的引领作用。
要大力培养新农人。新农人有两个特征:第一,秉承互联网理念;第二实施绿色发展。按照这种规范,大大小小,包括开电商的,也叫新农人,搞淘宝网的也叫新农人,全国大概有200万。新农人在供给侧改革中,表现作用更加突出,这200万人的群体,75%有自己创造的品牌,68%运用了互联网技术,88%用互联网销售了产品,36%与农民与家庭农场有固定的产品营销渠道。这就是典型的引领。
鼓励新型经营主体在供给侧结构改革中发挥更加突出的作用。第一,政府应该加强宏观形势,特别是农业农村经济形势的研判。一是怎样把农业置于国民经济背景下来考虑;二是怎样把农业置于全球背景下来考虑。宏观形势、国际形势,农产品价格问题,政策导向问题都需要加强研判。第二,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新型经营主体主导的农业,一定要具有相对宽松的环境。农地,一定要拿来搞农业,但不一定是传统农民才可以用。只要是在双方有意愿的情况下,只要不搞非粮化、非农化,新型的经营主体,四川的农民到广东搞农业也完全可以。第三,要有一个政策的支撑。价格补贴政策、金融保险政策、用地用电政策,这是一揽子的政策,如何支持新型经营主体进入现代农业,发挥其在供给侧结构改革中的引领作用,确实需要政府一系列的政策引导。

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2月27日在农民日报社主办的“三农发展大会”上指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中应发挥主导作用,讲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要牢牢把握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的目标要求。我以为供给侧结构改革,从农业发展特别是现代农业发展的角度来讲,就是三大问题:一是着眼于产品,粮、棉、油、糖、茶等要降成本,要提效,要着眼于产业,要绿色发展,要可持续。着眼于主体,各类新型经营主体,要提升人力资本,实现供给侧结构改革。

按照这三大目标,随之而来就有一个路径选择的问题,我们要构建适应农业现代化发展体系的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

第一,从产业体系角度来看,核心是宽度的问题,从两个方面来检讨,所谓新形势下供给侧改革,就产业体系来讲,一个是纵深的问题,换句话说,从田间到餐桌,怎么样提升农业供给链,供给链、生产链要长,延伸产业链,不仅仅是从效力考虑,更主要考虑在生产经营过程中,怎么样让农民和企业家分享更多的利益,所以我想有一个产业纵深发展的问题。

第二,产业体系发展,有一个横向的问题。换句话说,怎样确保粮棉油、肉奶蛋基本农产品生产供给的同时,或者说在满足生产功能,出现农产品供给功能以外,要凸显这个产业的生态环境保护,观光旅游休闲和文化产品的功能。作为中国,产业发展如果仅仅从提供产品角度来看,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释放非生产的功能,我以为对产业体系这个角度来看,意义是很大的。

产业体系核心只是宽度,主要是在深度上,要在宽度上做文章,当然有一个磨合发展的问题。这是第一个大的方面。第二方面,生产体系核心体系是精准,换句话说,生产体系要讲效果,要讲竞争力。生产体系我们讲要有效率,怎样通过规模经营产生规模效益,最近这两年中央反复强调这个问题,刚刚发布的今年中央一号文件,都强调了规模经营在现代农业中发挥引领作用,如果说一个农民种一亩地不赚钱,种一百亩种能否赚钱,我认为一定能挣钱。这是规模产生的效益。第二,通过结构调整产生溢出效益。过去低端结构,现在中高端结构,过去是大户,现在是差异化的生产。第三,通过降低成本,增加间接收入,我们讲农业发展的春天,从产品角度来看,确确实实有一个提高效益和竞争力的问题。这是我要讲的生产体系的第一方面,效益要考虑。第二方面,竞争力也要统筹考虑。最近很多报告说中国农业在世界范围内,从资源性产品角度讲,确实缺乏相关的竞争力。但是,我以为如果说从资源性产业发展和产品生产角度来看,我们和美国、加拿大,和巴西、阿根廷这一类的资源性的相比,我们缺乏绝对的竞争力,但是我们在劳动密集型,在技术密集型,甚至包括在资本密集型产业发展当中,我们是应该有相对竞争力的。这两年我们进口农产品越来越多,我们的贸易逆差越来越大。上些年是510亿的贸易逆差,农产品贸易逆差,前年是505亿的贸易逆差,去年的贸易逆差是408亿,尽管额度小,因为全球的农产品价格下跌,但是我们注意到,我们在进出口农产品过程中,我们还是有相对的产业和产品的竞争力,比如我们的蔬菜水果,又比如我们的水产品生产,我们的蔬菜达到127亿,我们的水果顺差达到10个亿,我们的水产品顺差出口114亿,如果没有这三个产业的话,我们贸易逆差绝不是400多个亿,它应该是700多亿。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从产品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讲,提升竞争力,从国家层面来讲,它有国家层面的竞争力,从省级和县级来讲也有竞争力。为什么我们要提一村一品,就是从不同的区域、不同的产业、不同的产品来讲,它还是应该相对有竞争力的。所以,生产体系要着眼于提升效率,要着眼于提升竞争力,这种竞争力看你放在什么语境下搞,放在什么环境下搞,我们老讲人无我有,人有我多,人多我有品牌,我有品牌产出的最大效益,这是从产品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的。

第三,经营主体要多元。我们现在讲农业生产经营,承包有2.3亿,整个户农有2.6亿,其中有2.3亿,我们为什么这些年有库存的问题,有低端农产品生产过剩的问题,与我们更广大的普通农户的生产方式是一种磨坊式的生产方式,是一种齐步走的生产方式,别人种什么我就种什么,去年看到水果赚得好,就搞水果。今年看到蔬菜种得好,就搞蔬菜。恰好分散性,规模不大,生产总量的个体数量太多,使我们低端农产品生产现在确确实实出现了阶段性的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讲,新的经营主体的生态方式显然区别于广大的普通者,新兴经营主体,主要由大户的家庭经营,有生产服务合作类,有产品发展服务类和工商资本,农业形成的主体叫企业经营主体,还有最近蓬勃发展新功能,有四大类别,这四大类别在现代农业发展的作用和功能,它的理念是显着于区别传统的,它秉承创新,秉承开放、秉承绿色、秉承共享的理念。当然,也有协调的理念。所以,我讲怎么样把握好理解供给侧结构改革的目标要求,要从产业体系、生产体系和经营体系三个方面来着手思考相关的问题。第二,新生的农业新型主体在供给结构改革当中,功能作用是显着的。我也跟大家报告一下,尽管从2014年到2004年这十年间,我给大家通报一个数,普通的从事第一生产劳动力年均减少1200万,换句话说,十年减少1.26个亿,这一方面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现在农业的发展,科技水平在提升,包括农业机械、动力机械覆盖的程度越来越高。第二个大的方面,城镇化最大的功能,就是留在农业内部的人口,留在农业人口的劳动力越来越少。反之,进入城市,人的城镇化的功能,要使留在城里面的农业劳动力和人口越来越多。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思考新的经营主体,不同的功能作用,也要看到普通农户在支撑重要农产品或者基本农产品总量供给方面的作用,我们任何时候都不可忽视。

第二方面,在这种情况下,我从四个方面来说新的经营主体作用是什么。

第一,种粮大户和家庭农场是重要的农产品生产力的承包区,到去年,家庭农场总量达到87.7万家,我们家庭农场经营的耕地是1.76亿亩,占整个承包面积13、14%。家庭生产当中主要集聚在养殖业和种植业,其中种植业聚集了46.79%,养殖业集聚了45.0%,这两者之间有比较好的趋势,换句话说讲,家庭农产承包,包括中央大户,从分布来看,还是集聚在粮食、油料,包括生猪养殖等基本的农产品供给。这个方面的生力军在任何时候不可替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