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将就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执法的职责调整进行解读

全省首个!温州组建五大领域综合行政执法队(2) 职责
温州市市场监管综合行政执法队:
整合工商、质监、食品、药品、物价、商标、专利、商务、盐业等领域执法职责,以市场监管部门名义统一行使行政处罚权以及与之相关的行政检查、行政强制权。
温州市文化市场综合行政执法队:
整合文化、文物、出版、广播电视、电影、旅游、体育领域行政执法职责,并承担扫黄打非等有关工作任务,市体育部门与市文化广电旅游部门建立体育市场行政执法委托机制,并以文化广电旅游(体育)部门名义统一行使行政处罚权以及与之相关的行政检查、行政强制权。
温州市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队:
整合生态环境、自然资源和规划、农业农村、水利等部门相关污染防治和生态保护执法职责,以生态环境部门的名义统一行使行政处罚权以及与之相关的行政检查、行政强制权。具体整合范围包括:
生态环境部门污染防治、生态保护、核与辐射安全等方面的执法权;
自然资源和规划部门对地下水污染防治的执法权,对因开发土地、矿藏等造成生态破坏的执法权,对自然保护地内进行非法开矿、修路、筑坝、建设造成生态破坏的执法权;
农业农村部门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执法权; 水利部门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执法权。
温州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队:
整合交通运输系统内公路路政、道路运政、水路运政、航道行政、港口行政、工程质量监督管理和城市轨道交通监督管理等执法职责,以交通运输部门名义统一行使行政处罚权以及与之相关的行政检查、行政强制权。
温州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队:
整合兽医兽药、饲料及饲料添加剂、生猪屠宰、种子(种畜禽)、化肥、农药、农机、农产品质量以及动物卫生监督、植物检疫等分散在同级农业农村部门内设机构及所属单位的职责,以农业农村部门的名义统一行使行政处罚权以及与之相关的行政检查、行政强制权。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改革的指导意见》的通知,引起各界广泛关注。

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部署要求,进一步推动深化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改革,《指导意见》指出,要有效整合生态环境保护领域执法职责,建立职责明确、边界清晰的执法体制,并对实行综合执法的范围进行了明确和细化。准确理解《指导意见》及职责整合的改革精神,对整合组建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执法队伍,完善与生态环境保护事业相适应的行政执法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将就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执法的职责调整进行解读,供各位读者参考。

金沙澳门官网,解读1:改革目的聚焦解决多头多层重复执法

《指导意见》指出,生态环境保护执法包括污染防治执法和生态保护执法。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执法队伍将整合相关部门污染防治和生态保护执法职责。

职责明确、边界清晰是国家实施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执法改革的目标方向,其提出的背景是生态环境保护领域多头、多层重复执法问题较为突出。

  1. 统管与分管模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十条规定,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对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有关部门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对资源保护和污染防治等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监督管理。原环保部门与其他有关部门共同履行环境保护职责,属于统管与分管相结合的模式。近年来,湖南、陕西、内蒙古、山东、重庆等十余个省、区、市制定了环境保护工作职责规定,少的涉及20余个部门,多得涉及50余个部门,职责分散交叉、重叠问题突出。

  1. 横向上存在多头执法问题。

《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第五十一条明确要求整合组建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执法队伍。整合环境保护和国土、农业、水利、海洋等部门相关污染防治和生态保护执法职责、队伍,统一实行生态环境保护执法。生态环境保护执法包括污染防治执法和生态保护执法两个主要方面。

对污染防治执法领域而言,法律、标准体系较为健全,但执法权较为分散,个别领域存在九龙治水问题。以水污染防治执法为例,地表水执法由环保部门负责,地下水执法国土和水利部门还存有争议;岸上的污染源执法由环保部门负责,水上的污染源执法由交通、海事、海洋等部门负责。执法权分散导致职责交叉不清,部门间协调不畅,同时也容易造成能力配置的重复浪费,多头执法。

对生态保护执法领域而言,法律、标准体系,以及执法事项和执法主体均较为分散。目前还没有针对生态保护的系统性专门立法,经过对法律和国务院行政法规的系统梳理,与生态保护高度相关的执法事项分散在《水法》《森林法》《草原法》《海洋环境保护法》《防沙治沙法》等30多部法律法规中,涉及国土、水利、农业、林草、海洋、住建等部门,这些法律法规主要侧重于资源开发利用保护和生态建设,很多领域没有针对生态破坏的执法依据。

  1. 纵向上存在多层执法问题。

省级以下环境执法队伍普遍存在职责同构问题,根据现行法律法规,除核与辐射、机动车、消耗臭氧层物质等领域明确只能由国家级、省级生态环境部门承担的执法事项外,其余执法事项均可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承担,执法职责上下一边粗,层级事权不清、同级环保部门内部执法边界不清,多头执法、碎片化严重。某个具体的案件,省、市、县三级均有权查处,有限的执法资源没有充分利用,也容易造成多层执法问题。

因此,实施综合执法改革,不仅要厘清部门间的职责边界,更需要划分不同层级的事权。

解读2:改革方式跨部门整合执法权

《指导意见》明确了原环境保护、国土、海洋、农业、水利、林业等6个部门工作职责的具体整合范围。并明确要求,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相关部门不再行使上述行政处罚权和行政强制权。

  1. 综合执法队伍与其他行业管理部门的关系。

跨部门整合处罚权,其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十六条国务院或者经国务院授权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决定一个行政机关行使有关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权。整合后,综合执法队伍职责范围将大于同级生态环境部门。《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第二十五条明确了组建生态环境部的职责整合,相比而言,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执法队伍承担的执法职责更广,主要表现在整合了国土部门对因开发土地、矿藏等造成生态破坏的执法权,林业部门对自然保护地内进行非法开矿、修路、筑坝、建设生态破坏的执法权。

在组织架构上,日常工作由生态环境部或省级生态环境厅的内设执法局承担,主要负责牵头建立健全行业管理部门与综合执法队伍的协调配合机制,协调国家或省级相关部门加强对综合生态环境保护执法的有关业务指导。在工作关系上,相关行业管理部门与综合执法队伍属于业务指导关系,对于划转的执法事项,国家或省级相关行业管理部门通过制定相关业务政策、法规、标准和技术规范等措施进行业务指导。

  1. 跨部门整合执法权的边界划定。

土地、矿藏、自然保护地既可以理解为生态的一部分,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资源;既可以是生态保护的执法对象,也是资源保护的执法对象。现实操作中,执法边界较为模糊。例如土地、矿藏、森林、草原、湿地、野生生物等领域的保护,既有生态属性、自然属性,也有资源属性、经济属性。自然资源部设有执法局,负责查处自然资源违法案件。生态环境部也设有执法局,负责查处重大生态环境保护违法案件。生态环境部三定规定监督对生态环境有影响的自然资源开发利用活动、重要生态环境建设和生态破坏恢复工作。个别、局部的资源不合理开发利用并不必然导致生态破坏,执法边界较难把握,需要对照法律法规,对执法事项的调整作出具体规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