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成效监评测估指标种类的树立,退耕还林是本国施行自然生态系统修复的标识性工程

长江、黄河中上游退耕还林生态效益超万亿:为什么要开展退耕还林生态效益评估
中国林业网10月15日讯长期以来,长江、黄河中上游地区由于毁林开荒和不合理的耕作方式,成为我国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地区。为了控制水土流失、减缓土地荒漠化、减轻风沙危害、改善生态环境,按照中央要求,1999年,川陕甘三省率先开展退耕还林,举世瞩目的退耕还林工程就此拉开大幕。2014年,国家出台了《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总体方案》,退耕还林工作又翻开新的篇章。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建设生态文明,必须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进一步指出,建立生态文明综合评价指标体系,加快推进对森林、草原、湿地等的统计监测核算能力建设。贯彻落实《决定》《意见》作出的一系列部署要求,无一不需要加强重大生态工程绩效监测评估工作,无一不需要用科学的监测评估数据做支撑。
首先,监测评估有利于推动建立符合生态文明要求的林业发展方式。开展绩效监测评估,不仅是深化工程管理,实现管理精细化、科学化的迫切需要,也是调整完善工程政策、建立工程实施反馈机制、修正机制的迫切需要。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评估结果真实地反映了现阶段退耕还林工程的成效和特点,对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的顺利开展提供了指导,有利于决策部门针对区域主要生态问题,进行顶层设计、整体规划和管理,促进形成符合生态文明要求的发展方式。
其次,监测评估有利于推进生态文明评价制度的建立。完整的工程管理必然要求完整的绩效评价。林业重点生态工程绩效监测评价,既包括工程效益监测评估,又包括工作成绩监测评价;做好林业重点生态工程绩效监测评估,必须不断增强监测评估工作的科学性和权威性,建立全面系统的监测评估体系。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评估指标体系的建立,为林业工程监测评估体系的建立提供了基础,进而推进了生态文明评价制度的建立。
第三,监测评估有利于生态文明考核制度的建立。开展监测评估,实现用数字说话是加强干部考核、建立考核评价体系的客观要求,也是向人民报账交卷的客观要求。根据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评估结果,建立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把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等体现生态文明建设状况的指标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建立健全自然资源源头保护制度、损害赔偿制度和责任追究制度,使之成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导向和约束。
第四,监测评估有利于生态文明监管制度的建立。生态效益监测评估提供的可量化、可比较的生态效益数据有助于生态效益定量补偿制度的实施和利益分配的公平性。根据谁受益、谁补偿,谁破坏、谁恢复的原则,对提供生态效益较高的退耕还林工程区提高生态补偿力度,有利于促进生态保护和生态恢复,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金沙澳门官网,退耕还林工程省级区域生态效益监测站点分布图

中国绿色时报10月13日讯
退耕还林是我国实施自然生态系统修复的标志性工程,也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生态建设工程。

2014年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也是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实施元年。根据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精神,国务院批准《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总体方案》。以此为标志,我国退耕还林事业进入了巩固已有退耕还林成果和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并重的新阶段。

在退耕还林工程建设的重要历史节点,为了向人民报好生态建设账,及时回应社会关切,更好地推动新一轮退耕还林,2014年,国家林业局在2013年开展6个重点省退耕还林生态效益监测评估的基础上,组织开展了长江、黄河中上游地区的退耕还林生态效益评估,并于今年发布《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国家报告》。《报告》取得了哪些成果,数字背后说明了什么,工程对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发挥了哪些作用,退耕还林未来发展前景又将如何?《中国绿色时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国家林业局退耕还林工程管理中心主任周鸿升,请他对《报告》进行全面解读。

1 为什么要开展退耕还林生态效益评估?

工作人员野外监测

长期以来,长江、黄河中上游地区由于毁林开荒和不合理的耕作方式,成为我国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地区。为了控制水土流失、减缓土地荒漠化、减轻风沙危害、改善生态环境,按照中央要求,1999年,川陕甘三省率先开展退耕还林,举世瞩目的退耕还林工程就此拉开大幕。2014年,国家出台了《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总体方案》,退耕还林工作又翻开新的篇章。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建设生态文明,必须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进一步指出,建立生态文明综合评价指标体系,加快推进对森林、草原、湿地等的统计监测核算能力建设。贯彻落实《决定》《意见》作出的一系列部署要求,无一不需要加强重大生态工程绩效监测评估工作,无一不需要用科学的监测评估数据做支撑。

首先,监测评估有利于推动建立符合生态文明要求的林业发展方式。开展绩效监测评估,不仅是深化工程管理,实现管理精细化、科学化的迫切需要,也是调整完善工程政策、建立工程实施反馈机制、修正机制的迫切需要。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评估结果真实地反映了现阶段退耕还林工程的成效和特点,对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的顺利开展提供了指导,有利于决策部门针对区域主要生态问题,进行顶层设计、整体规划和管理,促进形成符合生态文明要求的发展方式。

其次,监测评估有利于推进生态文明评价制度的建立。完整的工程管理必然要求完整的绩效评价。林业重点生态工程绩效监测评价,既包括工程效益监测评估,又包括工作成绩监测评价;做好林业重点生态工程绩效监测评估,必须不断增强监测评估工作的科学性和权威性,建立全面系统的监测评估体系。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评估指标体系的建立,为林业工程监测评估体系的建立提供了基础,进而推进了生态文明评价制度的建立。

第三,监测评估有利于生态文明考核制度的建立。开展监测评估,实现“用数字说话”是加强干部考核、建立考核评价体系的客观要求,也是向人民“报账”“交卷”的客观要求。根据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评估结果,建立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把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等体现生态文明建设状况的指标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建立健全自然资源源头保护制度、损害赔偿制度和责任追究制度,使之成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导向和约束。

第四,监测评估有利于生态文明监管制度的建立。生态效益监测评估提供的可量化、可比较的生态效益数据有助于生态效益定量补偿制度的实施和利益分配的公平性。根据“谁受益、谁补偿,谁破坏、谁恢复”的原则,对提供生态效益较高的退耕还林工程区提高生态补偿力度,有利于促进生态保护和生态恢复,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2 如何确保评估的准确性和科学性?

可靠的数据源是保证生态效益评估结果科学性的基础。众所周知,基于全国尺度的森林资源清查数据每五年开展一次,目前进行了8次,而退耕还林工程的资源清查更是每年都会进行。因此,其数据来源的科学性毋庸置疑。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评估借助于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专项监测站与国家森林生态站两大平台。就国家森林生态站而言,它隶属于中国森林生态系统定位观测研究网络,该网络目前所建森林生态站涵盖了中国寒温带、热带、湿润地区和干旱地区,数量超过100个,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单一生态系统类型国家尺度最大的生态观测网络。此平台为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评估提供了翔实而准确的基础生态参数,保证了生态参数来源的可靠性。总体来说,此次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评估所采用的方法在目前研究技术手段下是最为科学的。

《报告》以《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国家报告》为基础,在评估范围上,选择了长江、黄河流域中上游的13个省级行政区;在数据采集上,利用全国退耕还林工程生态连清数据集,包括工程区内45个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专项监测站,69个中国森林生态系统定位观测研究网络所属的森林生态站,400多个以林业生态工程为观测目标的辅助观测点以及7000多块固定样地的大数据;在测算方法上,采用分布式测算方法,分别在省级行政区尺度和流域地理尺度,对13个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评估省份的163个市级区域和126个市级区域,同时按照3种植被恢复类型和3个林种类型的四级分布式测算等级,分别划分为1467个和1134个相对均质化的生态效益测算单元进行评估测算;在评估指标上,包括涵养水源、保育土壤、固碳释氧、林木积累营养物质、净化大气环境、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森林防护7项功能14类指标。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报告》在评估指标上涵盖面更广,根据评估区域存在的主要生态环境问题和当前人们广泛关注的大气环境问题,有针对性地增加了防风固沙指标和吸滞TSP和PM2.5指标。

3 评估取得了哪些成果?

图①为黄河流域中上游退耕还林各指标生态效益价值量比例

图②为长江流域中上游退耕还林各指标生态效益价值量比例

图③为长江、黄河中上游流经省份退耕还林各指标生态效益价值量比例

按照2014年现价评估,13个省级区域退耕还林工程年产生态效益价值量为10071.50亿元。其中,涵养水源总价值量3680.28亿元/年,保育土壤总价值量941.76亿元/年,固碳释氧总价值量1560.21亿元/年,林木积累营养物质总价值量143.36亿元/年,净化大气环境总价值量1919.77亿元/年,生物多样性保护总价值量1444.87亿元/年,森林防护总价值量381.25亿元/年。

截至2014年底,长江、黄河流域中上游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物质量评估结果为:涵养水源259亿立方米/年、固土3.89亿吨/年、保肥1370.41万吨/年、固碳2936.7万吨/年、释放氧气6965.36万吨/年、林木积累营养物质65.09万吨/年、提供空气负离子5715.91×1022个/年、吸收污染物214.66万吨/年、滞尘2.82亿吨/年、防风固沙1.35亿吨/年。

相关文章